网站首页  
广告位
大河经济网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社会 >

广州市民“解封”后的第一件事

时间:2022-12-03 12:07  来源:未知  作者:Linda

“自费核酸要先挂号,但进医院也得24h核酸”

韩冠声(Singo),摄影师,37岁

解封第二天,我7点多就出门做核酸了。一个月没出差,我立刻准备去佛山出差拍摄,场地方说,要看24小时核酸。

外面有点混乱,社区没核酸点了,以前路边摆桌子测的也撤了。我先去海珠区中医院,在外面的免费核酸点排了半小时,才知道不再做了,说自费的要先去挂号,找医生开单。但进医院,也得有24小时核酸。

前一天因为熬夜看**杯,我睡到下午两三点醒来,家人冲过来告诉我,解封了!我一脸懵,拿上相机跑出去,看到核酸点关了,主要路口的水马墙和铁皮墙都已经拆开了,工人们忙着清理,路上多了很多人和车。不少人从管控区出来,都急着离开,年轻人拖着行李箱在打电话,还有人直接裹着睡衣,穿着拖鞋就走了。也有人和我一样,举起相机和手机记录这一刻。

突然的变化让整个人都不太适应了,我有点无依无靠的感觉。街上戴N95的比之前多了,有的朋友会失落,觉得一个月“全勤”核酸,差**后一天就没了。也有朋友立马去堂食,我会跟家里老人说,没什么事少出门。

但我得出门。以前我**各地跑,承接商业摄影为生,疫情后只能求生存。这次封控期间,有一周左右,海珠(此次疫情严重地区)的西边出现了“五口通商”:在海印、东晓南、昌岗、宝岗、鹤洞这些关口边上,外卖小哥、送货司机隔着铁栅栏,往防控区送吃的、搬货,我也去送了咖啡。

每天下午兼职两三个小时,卖十几二十杯,要不然我就没有收入了。后来为了防止疫情外溢,“口岸”关闭了,我也再没去过。

12月1号(解封第二天)到医院没做成核酸,我又去了广东省中医院,核酸点也在外面,人很多,大部分是老人。排了20分钟,终于轮到我了,却突然收到出差地佛山那边的通知:不用看24小时核酸了,绿码就可以。我看完球还没补觉,在外面吹了一个钟头的风……

停止更新配送文档

“隔着水马递螺蛳粉”

张穗宁,海珠区外卖骑手,26岁

我们楼有阳性,现在还出不去,没法跑外卖了。前些日子我一直在找商家,把联系方式加在“配送文档”里,30号解封之后就没再更新了。

这个“配送文档”是海珠封控那会儿,我开始做的。当时很多餐饮店不让营业,有一些商家会偷偷开,自己拉一个外卖群,让顾客进群点单。我就把这些外卖群收集起来,转到居民群里。

信息越来越多,就做成了腾讯文档,后来有一个人联系我,帮我优化了下。文档发到各种群之后,有个烧烤店老板深夜找到我说,非常感谢给了他一个“重生”机会,如果再没生意,今年可能要倒闭了。有些居民找骑手,那会儿App上叫不到,我也帮忙找同行问,有些开到了200块钱一单。

前几天有个封控中的女生,高度近视,眼镜摔碎了,只能戴月抛的隐形眼镜,但是马上要过期,问有没有卖眼镜的。我文档里刚好有一个眼镜店,但是在昌岗水马外面。当时水马管控,除了药品不让递其他东西,我就联系店家把眼镜打包成药品包装,递进去。

11月10号左右,海珠区刚开始封,但我穿着骑手衣服能随意出入小区。保安特意提醒我把工作服脱了再进。因为有些居民担心外卖员把病毒带进小区。后来进小区,我都先脱了工作服,拆下外卖箱放在围墙上,进去后再拿下来,第二天出去也是这样。

两年前我才专职做骑手,之前在企业做文员,每个月3000多,白天上班晚上兼职送外卖。后来干脆辞职做,范围在海珠区、番禺区,每天干12个小时,一个月有五六千,晚上去Live House打工,负责检票。

封控期间单子少,我找了一个偷摸开门的咖啡店,专职替它送,接过一两单到水马口的。有些水马圈外的人看到我发的文档,想点海珠区的奶茶、咖啡还有寿司。就先下一单送到水马口,再另下一个跑腿单,或者爬上水马大喊,看看有没有人能接单。水马外也有一群外卖员等着,比如从海珠区到越秀区运费大概是50块钱,我和水马外的骑手对分。

奶茶、麦当劳、咖啡、螺蛳粉需求比较多。有团长在那儿接螺蛳粉,几个篮子往里送,还有些居民接亲戚送的衣服、药品之类,感觉很滑稽。

我现在还有5天才能解封出门,就想赶紧跑外卖,这个月房贷刚勉强还上,不能一直没收入。

●广州街头拆除的水马(围挡)。图/摄影师 Singo

●“解封”后的广州街头。图/摄影师 Singo

已经感染,不怕病毒了

“绿码,不敢排队做核酸”

徐琴(化名),城中村工厂主,52岁

广州解封了,但我们阳了居家隔离,想走走不了。

我周围大部分都阳了,去了方舱。仅剩几个人有绿码,有的身体不是很好,还在犹豫要不要走,有的老家也在封控。其中有我侄子两口子,他们现在回家要去排队做核酸,担心感染不敢去。

城中村刚开始爆发疫情时,组织绿码的人去酒店隔离,与疑似阳性和确诊阳性的人分开。大喇叭一喊全村的人都去康乐牌坊下排队了,一两万人挤在一起。

核酸阳性还不能出村,确诊阳性才可以坐大巴转运到方舱。很多红码的天天出去等,排不上又回来,隔一会儿再去。他们也跟绿码的在同一个楼梯口排队做核酸,楼道就那么窄窄一条。领物资也都在楼下,天天就是来来去去的。

我有一家小服装加工厂,8个工人,有3个挤上**批绿码的大巴去酒店。隔离完没有转阳,回老家了。有对没有走的夫妇,11月中旬突然发烧39.5℃,打了各种求助电话没人接,终于打通120,但他们没车,就委托医疗队上门看病。但上门只是打电话配药,让去物资部拿药,可我们不能出去,就没拿成。后来两人确诊,哭了。他们之前关门闭户守了22天绿码,还是没守住,只好带病排了26小时的队,才去方舱隔离。当时下雨,露天排队,衣服都淋湿了。

我起初想把剩下的5个工人都保住,就托村外的朋友买了550块钱的药——连花清瘟、感冒药、酒精,打算分给他们。朋友只能送到网格区的架子上,需要找志愿者帮忙取。我联系了一个专门帮买菜的大姐,她收50块钱,纯带一次菜,不管是买一根葱还是一头蒜都是这个价。她说认识一个志愿者,可以偷偷地搞,只要再出50就能送进小区。

为了带药,我一直请他们买菜,后来这个志愿者只送了菜,说找不到药。其实当时朋友已经把买好的药拍照发给我了,就放在网格架子上。**后他们钱也没退我。

11月21号,有商会给我们送药、防护服和生活物资,还是放在网格货架。我们小区有一名志愿者,是不用花钱的,但他要服务上百家,而且限制时段。商会的东西送到,已经错过了时间,我又出钱请之前的志愿者给我们拿。

结果他把东西拖到小区附近,突然说要300块钱。我们不同意,说150块钱。他不干,又把东西拉回去了,还说拉回去不出5分钟就会被人偷掉,你自己看着办。我不相信,第二天一大早请免费志愿者去帮拿,果然东西全没有了。

之后,5个工人也相继感染。没两天,我和老公也确诊了。今年生意是做不成了,只等看明年什么时候能让我们回来。我们借钱买下这家厂子,第二年就开始疫情了,现在亏得心都是碎的。

药和酒精现在的我不需要了,已经感染不怕病毒了。解封后**件事是把客户做好的货发出去,没做完的布料退给客户,把四五万块钱的帐结清。

一觉醒来变阳

“变来变去,把人都搞神经病了”

刘辉(化名),海珠区外来务工者,38岁

我现在也不知道自己阳了没有,**近天气这么冷,车间里虽然有厚点的布料盖,但跟棉被肯定是不一样,大家基本上全都是感冒症状。

大概十天前夜里,我正在封闭的厂子里看电视,听工友说核酸结果出来了,我赶紧打开看,阳了。坚守了一个月的绿码,突然搞个阳出来。码还是绿的,但下面写了“初筛阳性”。这种**麻烦,出去买东西买不了,睡觉没地方睡,因为没有确诊没法去方舱,只能待在这里。

阳了两天,不知道怎么,我的码又变成了阴性。我截了个图给老家的弟弟——之前我打电话给他,说今年可能不回去了,让他多帮忙照顾父母、我老婆和两个孩子。结果高兴了一天,码又变阳了,昨天我又变回阴性,没再觉得高兴,对一件事情失望了以后,就没有什么高兴与不高兴的。

今天早上八点多一看,再次阳了。我没再告诉弟弟,这个东西就像天气一样的,是搞不准的。

怎么说,这种给人心理压力真的是蛮大的,要不就直接要确诊,拉走隔离,阳了也无所谓。突然不阳了心态又变了,怕会被传染。一会阳一会阴的变来变去,把人都搞神经病了。

我是去年来广州的。以前在老家借钱开厂,出了点事资金链断了,只有出来打工。今年两三个月没挣到钱了,封在厂里除了睡觉就看电视,不能开工,弟弟替我担心,但他也说家里面经济跟不上了。母亲得了个胰腺炎,搞得动手术又不能动,本身压力就大,现在没有收入,搞得烦都烦死掉了。

我决定今年过年不回家了,真是阳性,回家那不是害得孩子不能上学吗?只能待在这边。解封之后,我也不想到处乱跑,还是待在厂里上班,挣点钱给家人。

●刘辉连续两天的核酸结果。讲述者供图。

经过海珠就关接单软件

“怕被感染”

陈建(化名),滴滴司机

我现在经过海珠区就把接单软件关掉,不愿意接单,还是有点防备,怕被感染,觉得有风险。

我是重庆人,07年来海珠康乐片区开服装加工厂,有两百多平,主要做外贸,客源都是非洲和印度。疫情后开始赚不到钱,去年就把工厂关了,十来个工人都遣散了,亏了四五十万。有三个娃儿要上学,还要花钱,就开始跑车,好的话流水1万4到1万8。

很多人跑网约车的,原来也是做生意的,有些比我欠账多,压力大,封控期间就不回家睡车上,能继续跑。我11月在家封了十多天,19号小区解封了才出来跑,一天也就五、六单。外面餐馆不让堂食,就打包了在车上吃。

这段时间我很多单子是去天河区的,很多人在城中心上班,但一天顶多挣两三百块。前天我接到一个乘客,是从广州南站回家的。他去深圳办事,想当天去当天回,都到了深圳北站,那边要求三天集中隔离,要么做一个核酸原路返回。他不愿意待三天,就回来了。

30号解封之后,单子还少了一些。之前有些人开不了车才打车,现在他们自己开车或者坐地铁上下班。但有人会打车去医院做核酸,因为一些地方还是要48小时核酸。顺风车是爆单了,前天开始广州的大学都提前放学,他们回家就打顺风车。像我们跑专车的,单子没什么变化,12月1号才挣了几十块钱,但是能出来干活就好。

方舱里没什么变化

“看到解封的消息,我有点难过”

吴悠(化名),家政行业,46岁

今天女儿打电话,说老家有疫情,婚礼延期了。我在方舱里,昨天核酸结果还是阳性。

我是湖北天门人,在家政公司上班,住在海珠城中村的宿舍。10月29号开始封控,女儿的婚礼订在12月5号,我着急回家。等到11月21号,我还是绿码,在雨中上了大巴,说是去花都区一个养老院隔离8天,就可以买票走。

隔离期间,有人通知我是阳性,让我收拾去方舱。方舱条件不如之前隔离的养老院,厕所垃圾堆满了,地面积水,很脏。我干家政,**开始没办法接受,后来习惯了。看到解封的消息,我有点难过,为了早一点回家才出来,谁知道这样,后悔死了。

方舱里没什么变化,昨天房间里还新来了一个人。女儿问我为什么回去的日期总是改来改去,我也没办法。

●吴悠所在的方舱。讲述者供图。

没有理由不去上班

“希望能过个安稳年”

李飞(化名),培训行业白领,24岁

今天从8号线倒上3号线时,我突然忘了到公司的地铁站是华师还是岗顶,赶紧搜了一下聊天记录,查了下地图。车厢里人不多,我曾经在早高峰挤过5趟才上去,都是被人从后面推上去的。

我怕自己睡过头,将闹钟设在6:10,为了不困,还做了20分钟运动。我家在海珠区的晓港地铁站附近,属于封控区。从11月7日开始,地铁停了,我就开始居家办公。公司8:30上班,我每天睡到8:25,蒸个包子,再慢悠悠工作,写写标书。

封控时食物也够,就是有些无聊。我跟爸妈、哥哥还有只猫一起住,每天跟猫聊天,“来,亲一下”“想不想吃鱼啊?”两个月没剪头发了,我的Tony哥在琶洲地铁站那里,靠近方舱医院,地铁站关了。我在那里剪了六七年,从高中剪到大学毕业。

看到“解封”的消息,我**反应是上班之后有没有堂食,不然要点外卖了。我是销售,公司做教育软件的,面向学校。有同事为了办活动,提前去深圳隔离,有的为了不反复隔离,一直出差,在江门待了一个月左右。

没有理由不去上班,但我挺慌的,怕它过几天又突然封起来,也怕身边有阳性。干销售,少出去跑就少赚钱,但我不敢马上出差,至少先过个周末吧。

工作喜不喜欢无所谓了,能赚钱就行,要养家糊口。我爸妈是外地人,在广州买了一套独栋楼里的小产权房。本来经济条件还好,家里开了店,经营不善又遇上疫情,就借了外债。每个月租金就要2万多,11月封在家中,我妈有时也吐槽。

我每个月拿到工资会给妈妈补贴家用,也帮忙交水电费。父母没社保,希望以后身体好些吧,也希望能过个安稳年。

解封那天订单少了

“只有38单”

老乔,白云区麻辣香锅店老板,35岁

这两天,我还是去店里,虽然白云区没有恢复堂食,但我在封控期间一直坚持做外卖。11月29号我接了70单,解封那天订单反而减少了,只有38单。

我的客户主要是附近居民,所以我一直很关注周边常住人口的变化。解封那天,我用一个应用软件查了方圆1公里内的常住人口数,发现比十月少了6000左右。2019年我刚开店时,选址这里是因为附近居民多,距离白云机场不到10公里,紧挨着地铁站,是个很繁华的商圈。

因为靠近花都区,我的店10月13日就提前暂停堂食,直到现在,快两个月了。中间还有8天,连外卖也不能送,我一个月赔了3万块左右。

今年三四月,这个商场暂停堂食了两次,每次一停就是两周。那时我和几个老板实在无聊,没什么生意,就一起在街上一边逛一边数,有哪些店换人了、不做了,以地铁口为中心一公里,数完发现竟然有40多家。

从2019年开业到现在,我隔壁的餐馆,三年换了三家,烧烤、土包鸡、地摊火锅,都是开不下去换人了。我也是刚做没多久就赶上疫情,店铺小,勉强开下来。创业前我在企业上班,那年第三个小孩出生了,当时的想法是,又要供房,又有这么多小孩要上学,一个月赚7000块肯定是不够的,决定出来闯一下。

谁知道才干了几个月就遇到疫情,一下三年。我老婆以前是做服装实体店生意的,现在在家专心带孩子,陪老大老二上网课。

这两个月封控,我店员也封在家里,只有我们商场恰巧继续开着。我住在商场楼上,刚好可以去店里,就全家出动,把外卖坚持下来。我在厨房炒香锅、备菜,我老婆在前台接单打包,老大老二帮忙打包、装盒、装袋。小孩一开始玩一下觉得很新奇,1个小时左右就做不下去了。

这段时间下楼做核酸是孩子们**开心的时刻了,因为可以出门,时间到了他们就在家里喊,“一起去做核酸啦!”我也会带他们多在外面走走。

●“解封”后的广州。图/摄影师 Singo

●“解封”后的广州。图/摄影师 Singo

去屠宰场

“1头猪卖了一天,还剩10多斤”

吴天明(化名),沙园市场猪肉档主,40岁

解封第二天早上7点半,我骑电动车去屠宰场挑货,让他们晚上杀了第二天送过来。门口看核酸时,之前是要24小时的,现在48小时就可以了。从半个月前开始,进屠宰场要看抗原,我照做了,但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。

市场里人少,封了这么久,顾客也没钱了,大多数是十块八块地买。1头猪卖了1天,还剩10多斤。冰箱里放了之前卖剩的几十斤猪肉,看到晚饭又做肉,两个孩子都腻了,说“又吃肉”,还不如给他们煎个鸡蛋兴奋。

从11月11号海珠区封区开始,我们市场就是开两天休一天,人流都比较少。一个卖肉的老乡,只开了6天工,**次是顾客阳了,他是密接,被隔离。**近一次是住的那里隔壁楼有个阳性,几车人被拉去隔离,5+3,昨天才放回来。

顾客也明显变少了,尤其是打工仔,这波疫情,好多村子也空了。以前很多人从别的区慕名而来,生意好的时候一条能卖4条猪,现在只能卖1条,都是亏损状态,靠熟客了。

昨天下午刷到解封的消息,我也不是很高兴。解封对我没啥影响,我还是哪里也不去,每天5点起床,出摊,收摊,做好饭收拾好已经晚上9点,要睡觉了。孩子们还没通知去学校上课,天天在家玩游戏,你卸载了他又装上,比你还会。

社区里核酸点只剩1个,我下午4点去,没了,还说明天做的话要有盖章的工作证。整个海珠区都没几个点,我骑电动车跑了半个小时,都没做上。放开了要感染也没办法,从这波疫情开始,我除了每天戴那种蓝色口罩,回家后也喷喷酒精。但卖东西,解封了总比没解好吧。

回我妈身边坐月子

“家婆不给我放水洗澡”

黄小雨(化名),刚生完孩子一周,32岁

解封后,我**时间去了医院复查。12月1日上午,花都区妇幼院没什么变化,一样要扫码,查24小时核酸,有孕妇是72小时的,不让进。

生孩子一周后,我的子宫还没恢复好。因为胎位不好,孩子又六斤多,我侧切了四五厘米,这几天伤口肿,一走路就疼。医生说,让我注意行动,但我准备午饭后就坐车回老家。

11月25日凌晨4点多,我羊水破了,老公开车送到医院。进去要各种扫码,本来我有24小时核酸,因为要住院还得做核酸。很快就开始疼了,开到5指才给我打无痛,那时我疼得浑身发抖,12个小时后才生出来。

因为疫情,只能一个人陪同,进产区就不能再出来。生完后,我家婆做了些饭送来,医院的护工阿姨会帮忙到外面取。我原本想让我妈来陪我,但是她在老家韶关,疫情不方便过来。

生完**个晚上跟第二天,下面的伤口痛到我整夜没法入睡,就没想着要喂奶。医生没强调喂母乳,我以为奶粉也行。我妈打电话说,不喂奶会堵,但我没想到会这么快。现在好疼,硬得像石头一样,一个乳头皲裂,不敢让孩子吸,自己挤,就越来越胀痛。我气血也不足,脸色很白。

家婆和我生活习惯不同,我妈说每天要洗澡,但她不给我放洗澡水。我习惯吃我爸做的鸡,炒了姜,他们做得太腥。我很想我妈,但也不敢跟她哭,怕她担心。

我住在花都区的秀全街,上班的地方在白云区。10月疫情开始严重时,下班回家就很难打车了。生完住院三天,11月28号中午回家,第二天早上看到我们楼被铁栏杆围起来,听说隔壁楼有阳性。我有些慌,家里没什么菜,只够一两顿的。我给表姐打电话,她买了食材,包括两只鸡,叫跑腿小哥从附近的市场送过来。那时跑腿费挺贵,**高的要60块。

也是在29号,我一个上大二的亲戚连夜离开天河区的学校,我弟弟也在那个区,我还很担心。30号上午,我就决定回家。老公咨询小区怎么开放行条,说要24小时核酸,但我们从医院回来后都没来得及做。到了下午,突然大面积解封了,我**个念头是:“可以回家了!”

12月1号下午,老公装了满满一车行李。韶关这天**低温才7℃,我直接在月子服上套了羽绒服和防风服。车程3个小时,我就躺在后座上,为了不受冷,也不敢下车上厕所。下高速时,又要各种扫码,老公填好,让我做核酸。我一下车,顿时很冷,风很大,为了不被吹到,我也顾不得疼,快快地走路。

●“解封”后的广州。图/摄影师 Singo

去佛山吃猪脚饭

“就想看看能不能顺利出海珠”

李海明(化名),广漂青年,29岁

解封之后,我做的**件事是开车出去,我就想看看,到底能不能顺利出海珠。11月30号下午4点多出发的,一口气开了几公里,有点饿了,想找个地方吃饭,我又没做核酸。**后我一直开去佛山市,吃到一家猪脚饭,好吃得让人想哭。

路上车没有以前多,但也不算空旷,花地大道那边堵车了一下。在佛山,感觉别人生活一直正常,我心里会有点不平衡,有点嫉妒。吃完猪脚饭回来,我在小区的球场里踢了会儿球。广州天气有点冷下来了,晚上我继续在家里看**杯,看到天亮,白天补觉。

这20天我的生活没什么变化,主要是心理上——我一年没收入,炒股也亏钱了,但也不想再回去做服装行业了。我是湛江人,大专第二年退学,前些年到广州做服装批发。实体生意节奏快,几乎没有休息。有一年,妈妈在广州做手术,我没办法陪她,没人替我。

现在想做点自己感兴趣的事情。我比较喜欢接触不同的车,就找了个卖二手车的工作。上个月我刚准备去上班,因为我懒得做核酸,黄码了,没去成,紧接着公司被封了,结果一天班没上。

封控期间倒也不想着找工作的事了,反正所有东西都停了,每天的诉求只是吃饱饭。可是,就算我以前也很宅,不太出门,但没有出去的权利就很不一样了。

解封到现在,我也没再联系公司老板,还有一个多月就过年,我在想还去不去上班。我想出去旅行,如果没有疫情,特别想到新疆或西藏,人少,可以看雪山,原始的自然风光。
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广告位
 
图片新闻
500斤滞销白菜卖
500斤滞销白菜卖
最火资讯
  1. 月巴没李文龙:等风来,
  2. FG微生态私密护理套:缔造
  3. 卡素佳薏米茶:喝出来的
  4. 厘尔天使保湿礼盒:无惧
  5. 仟颜堂绿墨疗法,肌肤改
频道精选
雷霆游戏客服服务雷霆游戏客服服务

网站首页  |  关于我们  |  广告服务  |  联系方式  |  网站地图  
免责声明: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如若本网有任何内容侵犯您的权益,请及时联系站长撤稿(站长邮箱:wanggcn88@outlook.com)
主办单位:中信网  ICP备案号: 鄂ICP备2022006970号-1